搜索
                                              阜陽新聞網 首頁 平原 查看內容

                                              永遠的炮鋪巷五號

                                              2023-12-22 08:39| 編輯: 劉黎 | 查看: 12191| 評論: 0|原作者: 曹 寧|來自: 阜陽日報

                                                  1970年元旦剛過,我家搬進了阜陽炮鋪巷(今炮鋪街)五號,在這個大院里我住了七年。
                                                
                                                炮鋪巷位于阜城鼓樓廣場北側。上世紀70年代的炮鋪巷是一條百余米長的青石板路,年深日久,路面坑坑洼洼、高低不平,一條條油光锃亮的青石板上刻滿了歲月痕跡。石板路兩邊是矮小的平房,住著崔娘、劉姨和鳳蘭等幾戶人家。
                                                
                                                沿著青石板路向西走,快到盡頭時,并排三座大門朝南的大宅院赫然映入眼簾,與東邊那段青石板路旁矮小的平房形成鮮明對照。這三座大宅院布局基本相似,有前院、跨院和后院三進院落,與老北京四合院格局差不多。院落設計雅致,結構合理,是典型的傳統民居建筑。三座大宅院中東邊那座是婦幼保健院,西邊那座是烈士紀念館,而中間那座院子就是炮鋪巷五號。
                                                
                                                婦幼保健院那座大宅院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曾經是阜陽第一家西醫醫院——同仁醫院,創始人時子元先生是我母親的外祖父。但之前我并不知道這些事兒。早年時家有位三姑娘(我母親的三姨),年輕漂亮又有文化,被阜陽一大戶人家相中,娶過去當兒媳婦,新郎是一個國民黨飛行員?;楹笕媚锔S丈夫去了重慶,解放前夕去了臺灣。改革開放之前,人們唯恐與海外關系有染,所以時家人對祖上的事情避之不談。近些年,母親年事已高,常懷舊說起陳年往事,我這才得知時家祖上在阜陽首創西醫醫院的事,也才得知當年我們住的炮鋪巷五號與時家祖宅僅一墻之隔。如今90歲高齡的母親仍清晰記得:姥姥家院子里有一口井,還有一棵石榴樹?;叵?970年我初次走進那座院子時,并未見石榴樹,但那口水井卻在非常醒目的位置。鋪滿青石板的井臺上,打水、洗衣服的人絡繹不絕。
                                                
                                                從大城市的樓房搬進炮鋪巷五號這個大宅院,我對里面每一棟建筑都充滿好奇和新鮮感。院子的大木門又高又寬,門兩側有石墩子。我喜歡在石墩子上坐一坐,看看鼓樓廣場上南來北往川流不息的行人,再看看對面人民劇場門前熙熙攘攘的人群,仿佛在觀看人世間百姓生活的一幕幕話劇。
                                                
                                                一進炮鋪巷五號大院,門廳西邊一間小屋住著白潔和她的奶奶。白潔與我年齡相仿,看上去卻比我老練很多。上初一的我從未干過挑水、洗衣、做飯等家務活,而白潔卻從七八歲起便包攬了照顧全家老少三代人的家務活。每天放學回家,她便忙著蒸饅頭、搟面條。招呼好爸媽和弟弟們吃罷飯,她洗好鍋碗瓢盆,又忙著挑水洗衣服,給小腳奶奶洗臉洗腳、端尿盆。她對左鄰右舍也十分熱情友好。我家從南方搬來,不會做面食,她便拿來她家蒸饅頭的酵頭子,教我們怎樣發面才能蒸出又暄又軟的饅頭,怎樣和面搟出來的面條才勁道。我們家甚至跟她學會了過年時自己動手炸馓子、炸麻葉。高中畢業后,我下鄉插隊了,繁重的勞動和艱苦的生活并未難倒我。對我而言,積極樂觀、笑對人生的態度,忍辱負重、吃苦耐勞的精神,和掌握一定的生活技能,是戰勝一切困難的法寶。應該說,我的少年時代從白潔那里受益頗多,對后來形成我的世界觀也產生了一定影響。
                                                
                                                前院東側門朝西的房子住著劉叔一家六口人。劉叔平日里不茍言笑,他的妻子周姨卻性格溫和、為人謙卑,她身材苗條,臉上有一對黑亮的大眼睛,兩根長長的大辮子拖到衣襟下擺。劉家大兒子是個文質彬彬的中學生,戴著一副近視眼鏡,瘦高個。劉家老二個性活潑開朗,老三是個小調皮,老四名叫丫頭。每當丫頭被老三逗哭,院子里很快便響起了劉叔的吼聲,然后就是滿院子追打老三,最終結局肯定是老三被劉叔提溜著耳朵拎回家學習去了。在那個讀書無用的年代,劉叔格外重視孩子們的文化學習,這絕對是有超前意識的,后來劉家四個孩子均勤于讀書,個個事業有成。
                                                
                                                在炮鋪巷五號,我家房子位于院子正中央,是前后三進院子里最高大的一棟建筑,俗稱正房。屋內面積大約有一兩百平方米。房子地勢高,要從前院走十幾層臺階上來。門前空地上四角對稱地栽著四棵高大的梧桐樹,樹根用青磚砌著四四方方的花池。整棟房子墻高約有五六米,木制窗戶分為上下兩截,上半截可以打開玻璃窗向外推開,下半截是固定的玻璃窗,房子采光非常好。屋頂是雙層黑色小瓦覆蓋,房子冬暖夏涼。我家后門外隔著一條青磚小路,靠西墻是公共廁所。前后三層院子的鄰居不用串門,在廁所里便可見面。曾聽過這樣一個段子,說老北京人見面第一句話就是“您吃了嗎”。即使在廁所里見面,也是如此打招呼。這個段子很真實,天天在炮鋪巷五號公共廁所里上演。不過那時阜陽人不說“您”,而是直接說:“吃了嗎?”這就是最簡單的問候語。
                                                
                                                在二進院子里一棟朝西的房子里,住著王叔一家五口人。這家三個孩子中,老大叫小平,與我差不多年紀,是個性格溫和的小姑娘,老三紅軍比姐姐小10歲左右,是個一頭卷發、超級可愛的“洋娃娃”。我經常去找她們姐倆玩,小紅軍見了我就甜甜地喊“二姐”,我呢,特喜歡給她梳小辮子。2004年,我與小平和紅軍在闊別20多年后久別重逢,我們仨一起逛公園,仍像當年在炮鋪巷五號時那么親熱。這種超乎友情和親情的鄰里之情多么難能可貴??!如今許多城市住在高樓里的人,鄰里之間情感淡漠,甚至同住一棟樓N年,仍素不相識。
                                                
                                                1976年底,我從插隊所在的公社應征入伍,坐上綠皮火車一路向北離開了阜陽,誰知這一去便是扎根軍營30多年。光陰似水,時過境遷,但炮鋪巷五號的人與事,我從不曾忘記,時常像過電影般在我腦海中閃現。如今的炮鋪街,青石板路早無影蹤。婦幼保健院里老房子和水井全都不見了,拔地而起的是醫院新大樓。我常想:如果炮鋪巷這三座大宅院能夠得以保留,辦個博物館或民俗景點,就像山西的王家大院、南京的甘家大院,市民豈不是多了一個參觀民居建筑和了解民俗文化的好去處嗎?當然,隨著科學技術的飛速發展和城市統一規劃,每一座城市的老街道老房子,都有可能在服從大局中被新城區、新大樓所替代,這是城市發展的需要。
                                                
                                                每一次我重返阜陽,看到家鄉的新變化,都倍感欣喜和驕傲。這座城市越來越繁榮漂亮,人民生活越來越幸??鞓?。昔日炮鋪巷五號的鄰居們雖然早已搬進了新居,但我相信,他們一定與我一樣,時常想念炮鋪巷五號,想念曾經朝夕相處的鄰居們。

                                              歡迎關注阜陽新聞網微信公眾號 : fynewsnet

                                              上一篇:霞光醉杉林

                                              全城最新資訊,盡在掌握

                                              返回頂部
                                              黄色天堂_在线观看高清无码_一级亚洲精品视频在线_亚洲AV无码一区东京热久久一区二区12p国产